CANTACT 联系我们

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因此,中央集权对于儒学的态度相对是矛盾的,既想要通过儒学思想建立子民对于君臣伦理道德的恪守,又不希望通过儒学形成自己不希望看到的家族式的崛起。因此,我们后来看到连坐和诛九族等酷刑,就是在这种矛盾心理下的产物,从而实现对于子民的绝对权威。
所以,不管是宗法制还是编户齐民,其核心都在于通过某种制度形式实现整个社会的和谐。从而我们可以看出当下提倡和谐社会,也正是基于这样一种目的。
而人的本性就是找到归属感和安全感,所以说和谐的本身就是人与人之间约定俗成的想象共同体。这也是我们看到各种社会组织、公司企业的形式,或者说各种宗教,或者说当下的市场经济和全球化能够大行其道的原因,其根本就是所说的满足人的认知需求。
意尤未尽!有一点“我从哪里来"的感觉。
春秋是宗族关系向中央集权关系的过渡时期,社会制度与现状严重不匹配。儒家的解决方案是回到过去,道家更进一步回到原始,只有法家面向当下和未来,这也是法家为什么在战国时代大放异彩的原因。
记起秦商鞅变法时,严禁民间私斗是变法的重要一环,其实就是要推翻原来以宗族方式解决矛盾的基础,果然是大家。
感觉现代很多中国人,总是爱往后看,一有社会问题,就畅想回到过去那些‘‘美好时光’’,根源也在于儒家思想的深远影响吧!
中央集权的目的,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控制,但家庭一直是社会的基本单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只是口号,也是封建社会践行的方针。统治者要控制的,是地方割据势力,和宗族并无直接联系。汉代封王引发七国之乱,到后来不管是同姓王还是异姓王都就很少了。到了唐代出现了节度使的地方割据,一直是大唐中晚期的不治之症。再往后,这种地方割据也被中央集权严格控制了。至于宗族,不管你规模有多大,只要不割据,不占有公共资源,中央是不会去干涉的。从中央的角度说,如果宗族有自主管理的能力,那中央还更省心,凡事找宗族首领即可,甚至国家对宗族内制定的规则都是认可的,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谢谢熊逸老师,本周我们先是从关羽到底在读什么的点引入《春秋》和《左传》的不同,经与传相当于教材和教辅;用赵盾的例子说明了《春秋》和《左传》的关系,借助《左传》才能读懂《春秋》;董狐以来的史官追求政治正确,而非一时一事的客观记录;丰富的《左传》可以找到孔子的理想,也可参详出中国历史上的大问题;因为作者政治正确的追求《左传》是一部表达观点思想胜于忠实再现客观的史书;孔子追求的理想国是建立在宗法制度上的,时代已经前进至集权,礼崩乐坏不到是必然,而且是不可逆的,孔子的仁是家的情怀,在集权社会里是无本之木,变形为外儒内法;时至今日,强调个人自由和权利的松散业主委员会是斗不过用工资和制度紧密结合的物业公司的原因也在于此。有个问题,为什么当初会选儒学、尊孔子而不干脆选个“更适用先进社会”的呢?
熊逸老师,看到您回复后我倒是想起看您书后的一个疑点,您写到过您不认可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1.您能深入谈谈您对唯心或唯物主义的理解和认识么?(放到周末彩蛋里?)
2.不知道您了解过王东岳老师关于他物演通论的思想体系么?(因为多次深究过您的书,我能明显看出王东岳老师关于儒释道的很多解释其实是以“六经注我”的形式来谈“我注六经”,我们不过多评论了),但是他对于整个西方哲学史的梳理和认识确实帮助我解决了长期以来的困惑,您能否以您的哲学素养解剖下他的思想体系呢?
3.您会从哲学的角度详细梳理下整个人类认知的过程么?就像王东岳老师在混沌研习社里面的演讲一样(不知道您看过没,或者您觉得他已经说得很好了?我也是一年内反复看了3次,直到我确定我理解了他所说的东西)